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新聞 > 社會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【多寶集運倉地址】覺醒年代 鐵肩辣手

2021-04-08 11:37:25

來源:

作者: 汪蕾/文 陳冰冰 柳文 滕達/視頻


編者按


百年歲月,百年崢嶸。

春潮湧動,初心不變!

1921年到2021年一百年的光輝歷程,刻錄着一個個動人心魄的歷史時刻;紅色湧動的八婺大地,從黨齡90年的革命先烈到新入黨的年輕黨員,數十萬黨員深深嵌入輝煌百年的大時代中……

3月29日起,中共金華市委組織部與金華日報社、金華廣電總枱聯合策劃推出“百年百瞬,回望初心”特別報道,以一人一短文一微視頻的形式,選擇全市百名各領域、各年齡層黨員,鏈接建黨百年來發生在八婺大地的動人瞬間,教育引導廣大黨員幹部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,以拼搏爭先的奮進姿態推動事業發展。

今天推出第一篇章 “開天闢地、八婺先驅”之《覺醒年代 鐵肩辣手》。敬請關注。



開天闢地 八婺先驅
覺醒年代 鐵肩辣手



金華新聞客户端4月8日消息 記者 汪蕾


 

從歷史縱深處回望初心,在澎湃激情中感受覺醒。日前,全景式再現中國共產黨創建歷程的電視劇《覺醒年代》在央視一套熱播,收視率穩居同時段第一,豆瓣評分8.8分,吸引了老中青三代觀眾。


在《覺醒時代》的第18、19集中,“一代報人”邵飄萍的出現,點燃了金華人的朋友圈。劇中,李大釗替毛澤東申請參加邵飄萍《新聞工作理論與實踐》報告會的聽課證,鼓勵毛澤東多聽多學習。報告會上,毛澤東、鄧中夏與陳俊達就怎樣成為合格的新聞記者發生爭論。邵飄萍邀毛澤東到《京報》編輯部,將馬克思主義和俄國十月革命的資料交給他,引導他研究社會主義,緊跟時代步伐……


圖片

邵飄萍

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,情節源於毛澤東的回憶。在延安和斯諾談到早年在北京接受馬克思主義時,毛澤東説:“邵飄萍對我幫助很大。他是新聞學會的講師,是一個自由主義者,一個具有熱烈的理想和優良品格的人。”1949年4月,毛澤東親自批文追認邵飄萍為革命烈士。他對這段短暫的師生關係,極為珍惜,到了晚年,仍稱:“我是邵飄萍的學生。”


圖片

京報館落成紀念明信片照

在那個覺醒年代,邵飄萍創辦了被後人稱作“一張承載中國報人光榮與夢想的報紙”的《京報》,也用生命踐行新聞救國許終生的理想。


01

新聞理想燃起於金華


  

清明時節雨紛紛。


金華市區婺州公園、五百灘公園裏,古老婺江水西流,邵飄萍雕像在綠陰下越發深沉;浮橋街89號,是邵飄萍舊居。這座坐西朝東、中西合璧的磚瓦平房裏,展陳着邵飄萍諸多珍貴史料;東陽市南市街道紫溪村,村口有兩棵500歲的老樟樹,不遠處就是飄萍小學和邵飄萍的出生地“御史第”,兩座建築經歷百年風雨,沉澱着歲月,珍藏着記憶。


圖片

邵飄萍舊居


2021年,是邵飄萍烈士殉難95週年。


去年10月,由紫溪村老年協會會長邵福清主持的28卷《紫溪邵氏宗譜》正式發譜。重修的宗譜是基於1932年的版本,當時的主修人是邵飄萍的堂弟邵泛萍。邵泛萍是近代東陽“邵氏三傑”(邵飄萍、邵泛萍、邵一萍)之一,他與邵飄萍不但是堂兄弟,還是親密戰友、同事。他與邵飄萍一起辦《京報》,還在邵飄萍犧牲後為其操辦過後事。


邵氏一族是東陽當地望族,族中有“養賢田”,崇尚教育。因家裏人口多、收入又少,飄萍出生那年的臘月年關,父親邵桂林就帶着一家人從東陽遷居到金華城裏,租住在東市街的芝英考寓。邵飄萍的祖父是太平軍的一員,父親邵桂林又是一位極富正義感的正直儒生,遇到不平事,總主動為受迫害的農民寫訴狀。金華城裏有一出《城樓記》的道情,唱的就是邵桂林抱打不平為窮人鳴冤案的故事。少年飄萍自小耳濡目染,嫉惡如仇,更能體恤同情弱小疾苦。


圖片

東廂房(出生地)

辛亥革命時期的金華出過不少能人志士,祕密組織龍華會(後併入光復會)的金華名士張恭與飄萍父子結下不解之緣。1904年,張恭等人在金華創辦了《萃新報》。這是一份辛亥革命前的進步報刊,也是金華歷史上的第一張報紙。當時,《萃新報》社址就設在金華中學堂右首呂成今祠內,離飄萍家不遠。年輕的飄萍就是從這裏獲得了對報業的最初認知。


中學時代,飄萍與同學一行三人還辦過一張蠟紙印的省運會《一日報》,出了20餘期,分發給先生、同窗和社會名流,很受歡迎,這也是飄萍辦報生涯的開始。他深受“文以載道”精神的感染,萌發了“新聞救國”的理想,“願終生以之”。



圖片



02


以新聞記者終其身


  


紫溪村,有一所以“飄萍”名字命名的村校。面積不大,但歷史悠久,已經辦學110多年。學校有小記者團,還辦有校刊《小飄萍》,每個孩子説起邵飄萍都能滔滔不絕。


4月26日是飄萍就義日,也是學校固定不變的新生入隊日,每年的這一天,一年級新生都會光榮地戴上紅領巾。


圖片

位於東陽的邵飄萍紀念館


飄萍小學設有邵飄萍紀念館,館中珍藏了不少邵飄萍照片、書信以及其遺物。其中,一封飄萍流亡日本時寫給妻子湯修慧的家書,如今讀來依然感人至深:“弟以傲骨天成,豈能寄人籬下,故唯有勉勵所為,欲以新聞記者終其身,世不士王侯,高尚其志,君亦贊成否?”


辛亥革命結束了兩千多年的君主專制制度,“人民有言論著作刊行之自由”,各類報刊如雨後春筍相繼出現。1911年11月,心懷“新聞救國”理想的邵飄萍離開金華到杭州,辦起《漢民日報》。


面對朝夕變幻的時局,邵飄萍洞若觀火、直言敢寫。面對袁世凱當局的倒行逆施、踐踏民意,他直言“袁賊不死,大亂不止”。他為《漢民日報》《申報》《時報》等撰寫了250多篇、20多萬字的文章,直斥軍閥政府的黑暗統治“比強盜更可怕”。


也是因此,辦報不足三年,邵飄萍“被捕三次,下獄九月”。最後,“《漢民日報》遂承袁世凱之電令而封閉”。


在國內不為當局所容,邵飄萍只好暫避日本,入東京法政大學學習法律、政治。身處異國的飄萍,半工半讀,經濟拮据,但是,艱難磨滅不了他的意志,並在信中寫下“以新聞記者終其身”。短短數語,其志諍諍。


漂泊日本的邵飄萍,仍不時為國內的報紙寫評論,還組織了“東京新聞社”,極力揭露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我國的陰謀和野心。1915年初,日本向袁世凱提出滅亡中國的“二十一條”,邵飄萍立即馳報國內,激起全國人民對袁世凱的憤怒聲討。他的通訊還經常反映留日中國學生開展愛國運動的情況,促進國內正在醖釀的反袁鬥爭。


圖片

邵飄萍詩句照


1915年12月,邵飄萍應上海《申報》和其他幾家大報邀請回國,並擔任主筆。他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享有特派員稱號的記者。邵飄萍以一個真正的新聞記者的面目出現在民眾之中:他為《申報》寫了200篇總22萬字的《北京特別通訊》,都是來自第一線的報道;他的文章真實、生動,深刻、犀利,膾炙人口,風靡大江南北。



圖片




03

八婺大地,

懷念至今 


  


北京前門外三眼井38號,《京報》編輯部辦公室,邵飄萍親手寫下的“鐵肩辣手”四字懸掛在白牆中央。這一幕,也出現在了《覺醒年代》的場景中。


1918年10月,邵飄萍創辦《京報》,一時間,京報館成為“全國人發表言論之機關”的風雲激盪之地;飄萍以《京報》為武器,揭露政治腐敗,為民眾吶喊,使反動軍閥望而生畏。


圖片

《京報副刊》(1924年)

與此同時,北大成立新聞研究會。會長蔡元培聘請邵飄萍為導師,中國新聞教育由此發軔。正值《京報》創立伊始,邵飄萍工作非常繁忙,但他仍堅持每週按時授課。在北大聽課的學生中,就有毛澤東。


“五四”前夜,北大學生召開大會。邵飄萍第一個發言,介紹了中國代表團在巴黎和會上遭遇挫折的情況。他説:“現在民族危機繫於一髮,如果我們再緘默等待,民族就無從挽救,只有淪亡了……”次日,五四運動拉開序幕。


圖片

“五四”慘案後呼籲語及漫畫

五四運動爆發後,《京報》以強大的革命輿論,緊密配合鬥爭的開展。1925年春,邵飄萍祕密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
飄萍的文章犀利,鍼砭時弊。馮玉祥由衷讚歎:飄萍一支筆,勝抵十萬軍!


反動當局將邵飄萍視為眼中釘、肉中刺。1926年4月26日凌晨4時30分,中國新聞史上“最黑暗的一天”,沉悶的槍聲劃破北平夜空。槍聲中,邵飄萍以身殉報,年僅40歲。


圖片

邵飄萍被害報道

八婺大地,懷念至今。


從4月2日開館至今,短短一週,已有上萬人湧向金華烈士紀念館。孟祥斌的妻子葉慶華在開館首日就來到這裏,除了看望丈夫,她的另一個目的是學習。早在去年10月,葉慶華就開始準備烈士書籤畫卷巡展活動,邵飄萍是她着手整理的第一位。3月31日,她帶着書籤首次走進烈士的故鄉。“邵飄萍是目前我整理到的,共產黨成立以來第一個犧牲的金華籍革命烈士。” 


當越來越多人走近烈士,伸出手觸摸歷史的痕跡,用心感悟百年曆史進程中的一個個瞬間,無不一次次感動着、震撼着。




圖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