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華新聞網首頁

首頁 > 地方 > 東陽  正文

關注金華新聞

微信

微博

東陽90後女攝影師當“包工頭”造房,過上了嚮往的生活

2021-04-06 16:39:00

來源:

作者: 杜曉萍

  金華新聞客户端4月6日消息 金華日報記者 杜曉萍


而立之年,陳慧玲住進了自己蓋的房子裏。

房子素淨淡雅,外牆、內牆均為白色,屋內裝飾採用簡約的“赤貧風”,共三間、三層。

清晨在鳥兒的鳴叫聲中醒來,走出陽台就能看見山林和良田,聽水聲潺潺,閒時和爺爺下農田幹活,忙時從事熱愛的攝影工作,出生於1992年的陳慧玲,在老家——東陽市馬宅鎮瑤昌橋村過上了嚮往的生活。

“包工頭”兼小工 以“成本價”蓋房

造房的決定很突然,2019年老房子拆了,陳慧玲想買房不如自己造,於是説幹就幹。起初很多人不看好,爺爺也擔心她吃不消,但她沒有打退堂鼓,聯繫工人、採購原材料、裝修都親力親為。造房花了多少錢?“建毛坯到簡裝,大約50萬元。”陳慧玲説,自己既當“包工頭”又當小工,加上親朋好友的幫助,才能以“成本價”蓋房。

去年3—8月,陳慧玲幾乎天天泡在工地上。打開手機相冊,看到曾經搬過的磚,她仍感到手腳發軟。二樓、三樓的每一塊磚,都是她吊上去的。磚塊先碼在小推車裏,吊到空中停止後,她探出身把車拉到平台上。看似簡單的工作其實也有技術含量,如起吊過程中要保持推車的平穩,陳慧玲找不到人做,於是自己上。

陳慧玲(最右)與施工人員


地磚、膩子粉、水泥等,都是這樣吊上樓的。除了操作吊機,她還砌過牆、塗防水材料、抹膩子粉,上得了屋頂、能操作電錘,別人見了,都説她膽子大。

老房子

聯繫施工人員時,陳慧玲首先找到同學的爸爸,因為“13歲時見過他給姑姑家蓋房”。採購原材料時,許多商家看陳慧玲一人造房不易,都會給她優惠價。落地窗是大姨夫那兒買的,門是從遠房表哥那兒買的,水管是小姨送的,燈、踢腳線自己安裝,窗簾杆自己加工,窗簾的掛帶自己縫,縫斷了4根針……陳慧玲能省則省,“他們還允許我賒賬,真的很感謝他們,替我減輕了不少壓力”。

造房的苦和累歷歷在目。“一開始下不了牀,後來常常流鼻血,手上起水泡,人曬得烏黑,瘦了10斤,不過很鍛鍊身體,蕁麻疹很久沒復發了。”看着自己一磚一瓦蓋起來的房子,陳慧玲感嘆,“年輕真好,可以盡情折騰。”



最窮時身無分文 越努力越幸運

吃苦對於陳慧玲來説,似乎已成習慣。她跟着爺爺奶奶長大,8歲會做飯,10歲去撿元胡和貝母、割稻,踏入社會後,最窮時身無分文。

19~20歲時,陳慧玲被小偷盯上,電動車、手機多次被偷,4萬元積蓄被朋友騙走。“我用最後100元買了自行車,也被偷了。”那一次,陳慧玲連坐公交車的錢都沒有,一個人坐着抹眼淚,後來好心人給了兩個硬幣,讓她乘車回家。

陳慧玲天生樂觀,承受的打擊越大,反彈越高。她搬到公司住,白天上班包一日三餐,晚上到健身房兼職、做微商,最節約時一個月花費不到50元。每逢節假日,她還到橫店影視城景區賣飲品,端着重約5公斤的托盤和奶茶,每賣一杯賺1元。

也是在20歲時,陳慧玲半路出家玩攝影。“爸爸喜歡拍照,看着看着我也挺感興趣。”陳慧玲存下8000多元,買了第一台單反相機,取景、構圖、修圖等都靠自學,不懂的就百度。她學攝影純屬愛好,想為爺爺奶奶多拍些照片。摸索3年後,有親戚找她拍攝產品照片,“那時候才知道,原來攝影可以賺錢”。於是,陳慧玲決定把愛好乾成事業,辭職成立個人工作室“森三裏”,當上了“攝手陳”。


這份工作比較自由,陳慧玲有時間來一場説走就走的“窮遊”,並能更好地照顧老人。3月下旬,她臨時起意,把被子一裹自駕去紹興玩了兩天,睡車上過夜。她一個人去過武漢、桂林、東北等,也常帶着爺爺周邊遊。奶奶已經離世,爺爺今年83歲,陳慧玲最大的願望就是照顧好爺爺。

4月下旬,陳慧玲將舉行新房和工作室喬遷之喜,傢俱還在慢慢添置,銀行卡里的餘額常常歸零,但她對未來充滿期待,計劃把房間佈置成不同風格的拍攝場景,將工作室發展得更好。“我一直在做喜歡的事,再苦再累都能堅持。”陳慧玲説,越努力越幸運!